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家庭乱伦  »  丈母娘

丈母娘
我和姍姍的事基本上定了。首先是我高攀,其次,不論姍姍,就是林叔叔,媚姨也是特別喜歡我,拿我當自己人一樣看待了。林叔叔還著手計劃讓我辦一個更大的公司。



??媚姨說,再過一年姍姍畢業了,就與我訂婚。



??和媚姨她們交流多了,我才知道,不論林叔叔還是媚姨,對晚婚是不支持的。林叔叔還說過,他當副市長不要叫他分管計生,一個人十二三歲成熟了,偏偏要二十歲才準結婚,還提倡二十四歲後才生孩子,阿拉伯國家女孩**歲就可以結婚了,中國和阿拉伯是走兩個極端,像俄羅斯就好了,女孩十四歲結婚,荷蘭女孩九歲,也太小了。



??而媚姨最贊成是女孩十八歲就生子,她說有個兩好處,一是十八歲正是發育時,生育後身體可迅速恢復,三四十歲還一樣青春靚麗,二是十八歲生了孩子後,二十多歲可放心下來幹事業,沒拖累,不像二十六七歲,事業剛好順利時,卻又要停下兩三年來。媚姨還說,現在的孩子,十二三歲就睡在一起了,早熟得不得了,要是讓她們再玩十幾年,還不變壞了。



??我馬上想起媚姨和艷姨,媚姨也是十九歲多生的孩子,早結婚,使得她沒到外面接觸,養成了她成熟、高貴,莊重、嫻淑的氣質。而艷姨整天在外,三十多歲了,還沒有丈夫和孩子,害得男人老對她想入非非。



??我很感激林叔叔和媚姨,一定要報答他們。



??當然,事業上和其它事我這裡不講,憑我的頭腦,基本上是一帆風順的,再有林叔叔的暗中幫助,好多大攤的生意都順利進行。而我卻基本上把所得給了林叔叔,除了擴大公司以外。



??在這裡,我主要是講在我生命中,在我生活中或在我身旁的一些女人,以及她們和我的關係。



??從十年前,嬸嬸用她已給我生了兩個妹妹的身體誘我使我向嬸嬸獻出童貞之後,接著就是占美黛妹妹。後來,搞春姬弄嫚媛阿姨母女倆、奸姣嫂、玩阿蜜、淫艷姨,使我懂得了女人許多東西,從中得到許多樂趣,使我更熱衷於把女人弄到自己懷中。



??有一個女人,我是基本上不想的,一是不敢想,二是想不到,只是覺得她很美,很高尚,很聖潔,雖然她是那麼的迷人,讓人一見心魂都蕩走了。



??但自從我淫了她妹妹艷姨後,我發現天下美好的東西我也可以試一試的,艷姨是妖艷的,是性感的,身材如魔鬼一樣,但她姐姐也就是我嶽母媚姨是豐滿的,肉感的,嫵媚的。我確實被她迷倒了。



??但我從未想到要淫我的嶽母。一來她太高貴了,我只能仰視,二來又是我的嶽母,三來她和林叔叔都是我最懼怕的。可是並不阻礙我對媚姨的欣賞。



??於是我跑回家的次數多了,更勤快了。有時媚姨去做捨賓回來累了,我和姍姍一邊一人還給她按摩。一般是我給媚姨按她的香腳,姍姍給她捶背,我再給她揉肩等。媚姨簡直如一個皇后,享受著奴才的侍候。



??當然,我一樣也給林叔叔做按摩,有時姍姍給她媽媽做,我給林叔叔做。



??日子久了,總有好的機會。而我是一個最善於抓住機會的人。



??這天晚上,我和姍姍回來已有七點多鐘了。媚姨已洗澡坐在沙發上看電視。本來我和姍姍準備洗澡後一起去看電影的。姍姍洗過澡後,邊給媚姨按摩邊等我洗。我洗出來後,姍姍告訴我,她們學院的幾個女孩要排練一個節目,要她就過去。姍姍說:「媽媽累了,你來給她按摩一會兒。」



??媚姨說:「行了,你倆一起去吧。」



??姍姍說:「我們是在老師家。他去人家會笑我的。」



??我馬上意識到這是一個與媚姨單獨在一起的機會,於是道:「我想休息早一點,明天還有事。」



??我坐在姍姍剛才坐的位置上,兩手捏著媚姨的雙肩輕揉著。姍姍出門了。



??由於我心懷「不軌」(但並不是對媚姨有非分之想,而是想單獨享受媚姨的氣息和近距離欣賞她),所以我不知道說什麼好,有一句沒一句的,心有些慌。在與媚姨的對話中,我得知林叔叔今天已出差了,要好幾天才回來。



??我的心在劇烈地跳動著,我真怕媚姨會聽見。媚姨今晚澡後穿著一件淡紫色的睡袍,平時少見她穿睡袍出現在我面前,即使有,也是從房裡出來又回房裡。大概因為今天她不知道我會回來吧。



??身著睡袍的媚姨格外嫵媚和性感。剛洗完澡後的她雖沒有妝,但依然嫵媚多姿,如出水芙蓉,美麗的臉盤如狐一般迷人,如花似的嬌艷,如絲的媚眼讓人丟魂,豐滿的身材充滿了韻味。淡紫的睡袍裹在她身上直達小腿肚,兩根吊帶細細的掛在她豐滿的肩上,將女人潔白圓潤的肩部裸露出來,如露出水面的藕瓣,媚姨雙肩的鎖骨如兩頭翹起的「一」字,顯得格外性感,媚姨的奶子很大,圓圓的鼓起在胸前,走動時大奶子在睡袍裡滾動著,乳房上部約有五分之一露出來,呈現出深深的乳溝,由於她將睡就沒有系乳罩吧,那兩個肥大飽滿的乳房,緊貼在睡袍上,清析的顯露出來了,尤其是那兩粒像葡萄一樣大的奶頭頂著睡袍,清清楚楚地凸現出來,讓人看著直心跳,更是勾魂蕩魄。由於媚姨奶子太大,以至於她站起來時睡袍胸以下部分空出,像帳子般地掛在她身上,鮮艷的淡紫色睡袍光滑而柔墜,在燈光下閃爍而流動著著,使媚姨更是高貴迷人。而媚姨睡袍裹著那豐艷的臀部,足以打動了全世界男人的心,使男人為它神魂顛例,讚歎不已。美麗誘人的臀部,渾圓隆起,成為柔軟的波狀形,臀部下面彎入的曲線最好要柔美、圓渾而緊滑,顯現出豐滿、圓滑、細膩、白淨而富有彈力的臀部之美。



??我從腳開始給媚姨按摩,隨著我的揉、摸、捏、推、按、搓、甩等手法,媚姨真是感到一身有說不出的輕鬆舒服,她道:「怪不得你林叔叔說你按摩很專業哩。」



??我不知道該說些什麼,沒話找話道:「媚姨,姍姍那麼小,你和林叔叔……怎麼看得上我……?」



??「傻小子,你是一個很優秀的男人,我們沒看錯。」過了一會,媚姨又道:「實話告訴你吧,當時有一個男孩和姍姍好上了,那個男孩是個只知道玩的,不懂事,很會哄小女孩,我怕姍姍真的跟他……那人怎麼比得上你一半?小峰,姍姍是小點,還不滿十七歲,但我和你林叔叔認為,女孩早嫁好,早嫁早生子對女孩的身體恢復有好處,古時女孩十二三歲就嫁了,我當時……和你林叔叔,也十**歲嘛……」



??媚姨又道:「你比姍姍大九歲,我認為男方比女方大十歲到十三歲是最好的,小峰呀,你很有前途,我捨不得這麼優秀的男孩變成別人的女婿,你要進單位,有你林叔叔,五六後年你也上了副處了,到這個位子就有你施展身手的機會了,到時,你林叔叔是副廳,你和我是副處,一家多榮耀。不過,我倒不想你再走這條路了,還是經商好一點吧,安安心心地賺錢,舒舒服服地用,我希望你和姍姍一輩子都好,我以後就靠你了,當什麼官呢,像你林叔叔,整天提心吊膽的,沒幾天在家裡過……唉……我還是靠你啦……」



??我不好意思,更賣力了。媚姨真是拿我當自己兒子一般,我怎麼會起邪念呢?



??我給媚姨按著,給媚姨按摩那真是享受啊,享受媚姨肉體的香、滑、柔、豐、彈的特點,我的手貼著光滑的睡袍,就像貼在她肉體上。



??從媚姨的腳掌到小腿,再到媚姨的肩背,再到她的頭頸,特別是女人的頭頸,給男人一按就熱血沸騰,控制不住的話下面的瓊漿還會汨汨而出。



??我知道媚姨有些別樣不同了,因為她的肌肉微微發紅,面龐更是潮紅起來,人也有些不自然。但我越是一本正經地給她按摩,她反而不敢懷疑我,否則顯得她自己多心了。



??我輕輕地扶媚姨仰躺下,頭枕在沙發頭上。媚姨說:「行了,小峰,你去休息吧。」



??我說:「你躺下來,我再給你做一會就行了。」



??媚姨見我如此,倒不好說什麼了。於是躺在那裡,微閉著眼,讓我繼續給她按摩。



??美人在前,尤物在手,我心「呯呯」直跳。媚姨才36歲啊,如少婦一般渾身都誘人。我雙掌輕搓著媚姨如藕般豐滿的玉臂,這女人任我擺佈著,她當然不知道我心懷鬼胎,其實她自己也感到不適應,但她不敢說出來,如她要拒絕,則好像變得她自己心懷鬼胎了。所以她只能躺著好像很舒服似的讓我按摩,而她被我按得熱血沸騰,卻不便作聲。



??媚姨躺在沙發上,睡袍柔柔地貼身垂下,包裹著她身體,不用脫光,我已看到了媚姨的身體,大奶子鼓起來還往兩邊溢出,豐滿的小腹微微凸起,胯部寬大臀部渾圓,要命的是媚姨胯部的睡袍在她兩腿間也貼大腿垂下,顯出豐滿的雙腿,雙腿根那如大饅頭一樣隆起的豐包,我知道,那裡就是十七年前姍姍出來的地方,而今,姍姍那裡都可以給我用了,而媚姨那裡還是那麼誘人。



??我拉住媚姨的雙手指甩抖,媚姨身子隨之擺動,大奶子也在擺動起來,令我下體肉棒如鐵般硬漲,但我不敢輕易亂動。我接著輕柔地在媚姨的兩肋按摩著,漸漸地,按到了媚姨的小腹部,我在媚姨的小腹處亂摸,小腹豐滿而平滑,手感真是好極了。媚姨沒出聲,仍微閉著眼,任我作為。



??我想,是不是林叔叔經常在外玩女人,沒有給媚姨,媚姨默許我弄她了?我大著膽往下摸,在媚姨肚臍下距豐包約一寸左右時,媚姨仍沒反應。我心狂跳著,手掌忽然握住了媚姨胯間的豐包。



??媚姨一下驚醒了,她突然身子直起來,看著我問:「你幹什麼?」



??我一下子撲上去,一手摟住媚姨,一手隔著睡袍在她那女人蜜處胡亂摸著。媚姨掙扎著,卻被我抱得緊緊的,我正在準備伸手進入她睡袍裡時,她抽出一隻手,一耳光狠狠地打在我臉上。



??我忽然清醒過來,我是怎麼了?媚姨是我的未來的丈母娘呀,我不是人了?接著我的反應是姍姍,糟了,這下完了,我將會失去姍姍了!這一嚇,使我放開媚姨,她氣得站起來,我不由自主地往地板上一跪,不住磕頭求饒道:「媚姨,我該死!我該死!我暈了頭了,你原諒我吧。」



??媚姨氣得不出聲,我跪著向前抱住媚姨的腿,道:「媚姨,我好漲好漲的,漲昏了頭,見你太美麗了,所以克制不住,你饒了我這一次吧。」



??媚姨仍不出聲,好久,一隻手輕輕地放在我頭上,我偷偷地擡眼往上看,見媚姨嫵媚的臉上表情很複雜,在我擡眼往上看與媚姨目光對接一下後,她歎了一口氣,咬著唇扭臉到一側,直直地重新又坐下來不再理我。



??不知怎麼,我領會了媚姨的意思,她同意我了。我心裡異常激動,起來坐在沙發邊一把摟住媚姨,道:「媚姨,我的好媚姨,我好愛好愛你。」



??我一手摟著媚姨,一手在她豐滿的胸上撫摸著,同時吻著她的面龐和嘴唇。她不理我,閉著眼任我在她身體上狂摸狂吻。我把媚姨放倒在沙發上,伏在她身上兩手隔著睡袍在她豐滿的大奶子上摸著,又輕輕地捏弄她那大如葡萄的奶頭,一會兒,媚姨的稍軟奶頭挺立起來。我吻著媚姨的面龐、性感的嘴唇、耳朵、雪頸,漸漸往下吻上她的胸脯和大奶子,在我吻她大奶子時,我一隻手已伸到她的桃源勝地,去探索她為我生下老婆的地方去了。



??究竟是年輕女人的桃源勝地,那裡多汁而豐滿,早已是水汪汪的,隔著睡袍撫摸,睡袍已濕了一些,我的手指在媚姨那桃源蜜穴處輕點慢按,不一會兒,媚姨流出的瓊漿又濕了那裡睡袍巴掌大一塊……



??而在我的摸弄之下,情感豐富的媚姨抑制不住連連呻吟起來。我卻掀起媚姨的睡袍下擺,啊,好美的三角褲,窄窄小小的緊繃在媚姨腿根,潔白上綴有小花點,蕾絲邊真是性感極了。



??我拉下媚姨的三角褲,使媚姨的陰戶一覽無遺,只見饅頭似的陰阜,竟沒有一點毛,如小女孩般光滑白嫩,卻高高聳起,誘惑迷人極了,美麗極了。那朱紅色的陰唇,鮮紅色的肉縫,使我性如發狂,手指手指輕挖著肉穴,媚姨淫液竟汨汨而出流到我手上!



??我脫去了休閒短褲,露出長而大往上翹著堅硬的肉棒。就要往媚姨身上貼。



??此時,電話鈴響了,我和媚姨嚇了一跳。是姍姍打來的,她告訴我可能較晚才回來。



??我放下電話,媚姨已經站起來了。雖然她的小褲衩還扔在沙發上,但她站起來睡袍已是遮住了她下身。她滿臉通紅,道:「看你,快穿好褲子,這樣像個什麼……」



??我走過去,想去靠近媚姨,她卻離開沙發,道:「小峰,你去休息吧,我累了,也要休息了。」



??我走到媚姨旁邊,柔聲道:「媚姨,讓我扶你進房去休息吧。」說著,一手攙住她手臂,一手摟過她的腰。



??媚姨心一動,道:「你先把褲子穿起來,這樣…太不雅觀了……」



??我道:「媚姨,我先扶你進去再來穿好褲子。」



??說著,我從媚姨身後摟過她,硬漲的肉棒頂在她臀部。媚姨頓時癱軟下來。道:「別……別……別……」



??我在媚姨身後摟住她剛往她房間走兩步,我禁不住兩手在她胸前的大奶子上瘋狂地搓揉,搓揉著這個十六年前餵養我妻子的大奶子,媚姨雙手蓋在我手背,不知是拒絕還是接納。接著,我一手搓揉媚姨的大奶子,一手往下撈起她睡袍下擺,伸向她兩腿間去摸弄她的肉穴,道:「媚姨,今晚,我還要給你做穴位按摩……」。此時那裡已經是水漣漣往腿根直流了。我一摸到,媚姨連叫道:「別……不要……」



??媚姨的腿夾住了我手腕,但並不妨礙我手指的動作,我的手指輕輕在她肉穴的肉瓣上點劃著,媚姨的腿漸漸鬆開了。我整隻手在媚姨私處摸弄了一會兒,抽手出來,抱住她,用我長長的肉棒順著媚姨的後庭往前犁去,媚姨連用顫抖的聲音道:「別、別……求你……別……」此時,我已將我那如雞蛋般的龜頭扣入了媚姨蜜穴中,媚姨的聲音弱下去,仍叫道:「別……別……啊!」



??正當媚姨在「別……」地叫時,我突然往前一頂,媚姨不禁發出變了調的「啊」聲。身體被迫下彎,手臂撐在沙發的扶手上,同時腰部下沈,豐臀上翻,蜜穴往後翻出來,不用想,這個姿勢的女人翻出蜜穴來就是讓男人去用力戳了。



??我感到無比刺激,能將肉棒頂入B市第一大美人玉穴中,那讓人死了也願的啊。我肉棒大半頂入了媚姨蜜穴深處,媚姨似乎受不了,我停下來,搓揉著她的大奶子,吻著她耳朵道:「媚姨,你太美了,你是最美的女人,能和你做愛,我情願死,媚姨,我的好丈母娘,好姐姐,我要死在你身上。」



??媚姨被感動了,柔聲道:「好女婿,你真這樣愛我,你……想要……就要一回吧……」



??我輕輕抽動起來,媚姨的蜜穴雖生了我妻子姍姍和我小姨子婷婷,但現在卻依然很緊。後來我才知道,原因是一來媚姨生兩女兒時還年輕,二來媚姨幾乎天天練一種叫「縮陰術」的功,就是每天早晚練提肛提陰,從不間斷,十幾年來,陰道緊如少女,又因生過兩胎,陰埠高聳,陰部肥厚,陰道裡面肉壁彈性十足。用她的與她女兒姍姍相比,則姍姍的緊且箍,水多漿少卻仍有乾澀的感覺,用她的與艷姨的比,艷姨緊且水漿多滑的卻又沒有媚姨的肥厚,也許只有嫚媛阿姨的與她的差不多。但媚姨的蜜穴更讓男人舒爽,不但緊,則是一種軟厚肉壁夾住的緊,每一次的抽插,都有滑滑的、軟軟的,不但感覺在我的肉棒上,而且在龜頭上每一次頂入都有頂開滑軟肉壁之感。



??加上媚姨豐滿的身材,鼓漲的大奶子,事實證明,媚姨是女人中最好做愛的。她令我發狂。



??與姍姍做愛,清純可愛的她會吸盡我的感情,與艷姨做愛,風騷性感的她會吸盡我的精液,與媚姨做愛,嫵媚之極的她則會吸盡我的骨髓,抽走了我的魂!



??我由慢到快,在媚姨身後抽插著,媚姨發出「唔……唔……」的呻吟,但她還是在控制自己的聲音。



??我邊抽插著媚姨那曾經生育我妻子和我小姨子的蜜穴,邊隔著睡袍搓弄媚姨那曾經養育我妻子和小姨子的大奶子,指頭捏揉著我妻子和小姨子曾經吮吸得大如葡萄的奶頭,心中慾念如織,心道:姍姍那小嫩穴給我一次又一次抽插,奶子給我一次又一次地搓弄,而現在她媽媽的蜜穴也給我一次又一次抽插,大奶子也給我一次又一次搓弄,真刺激!媚姨這曾生養了我妻子啊,姍姍的身體供我尋歡作樂,現在她媽媽的身體也供我尋歡作樂!



??我一下又一下地直插到底,而媚姨被我這如翹心肺的抽插弄得連連叫喊:「唔……好狠心的……親女婿……你插……哦……我要……丟了……哎喲……美死了……啊……洩……洩了……洩給……女婿了……唔……嗯哼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



??十多分鐘後,媚姨一陣大叫,用力撕扯我搓揉她奶子的雙手,身體一陣陣顫抖,我知道她高潮來臨了,加快速度,下下到底,終於,媚姨拚命拉扯我的手,蜜穴深處湧出一陣陣柔流,直灑在我龜頭上……



??我從媚姨的後面抱著我的準丈母娘,她的雙手覆蓋在我的雙手上,而我的雙手則在她豐柔的大奶子上搓揉著,肉棒深深地刺入她的蜜穴,感受著準丈母娘高潮後的顫抖。



??好久,我把肉棒取了出來,將媚姨的睡袍放下,在後面抱起媚姨,將她抱進了她的臥室。媚姨的臥室不愧為市長與夫人的臥室,輕紗薄縵,柔和的燈光,柔軟的大床幾床柔軟的絲光棉被,床頭上一幅大婚紗照片裡,媚姨嫵媚勾人,林叔叔年輕英氣勃勃,佈置得極為浪漫和充滿淫慾。那是十多年前媚姨的婚紗照,可媚姨十年前和現在仍一樣,只是現在更顯成熟嫵媚。



??我把媚姨扔在大床上,她深陷入床中。我的丈母娘雖然得了一次高潮,但顯然她意猶未盡。而我剛才初得媚姨身體,也格外地貪,沒有仔細地享受一下。這次,我要慢慢地逗一下媚姨,看看平時莊重的丈母娘在男人面前的樣子。



??媚姨仰躺著,我雙臂架住她雙腿一扛,她雙腿就曲起來,睡袍滑到了小腹,那水漣漣豐腴的蜜穴暴露在我眼前,她敞開懷,任我撲入她懷中。我一手去搓揉我準丈母娘的大奶子,一手握住自己粗大的肉棒去攪弄媚姨的蜜穴口……



??媚姨被搓被攪得靈魂出竅,芳心噗噗跳,一雙媚眼更是勾我,使我肉棒如鑄鐵,更發狂地弄她,而媚姨也顧不得眼前的人是自己的女婿,全身的慾火,已在體內熱烈的燃燒著,用手抓住了我的大肉柱,叫道:「好女婿!媽受不了啦,媽要你……插……插媽的……」



??我又俯下身去一邊吻著媚姨一邊摸弄著她……



??「乖!……快!快!媽……等……等……不及了!」



??如此豐滿成熟地,嬌艷而又有韻味的媚姨,再聽她的浪聲及肉棒被玉手抓住的感受,一聽此話,即刻用力往下一插,「呀!好壞……好壞的女婿……」,媚姨彷彿突然被撬了心肺一般,令我感到刺激萬分,而媚姨雙手像蛇般的抱緊我的雄腰,屁股扭動起來。



??我手一邊摸揉奶頭,一邊吻著櫻唇,吸著香舌,插在媚姨小穴裡的大龜頭,被扭動得感覺淫水越來越多,媚姨嬌羞的閉上那雙勾魂的美目。看得我又愛又憐,此時媚姨的小穴,淫水更加氾濫,汨汨的流出,使龜頭漸漸鬆動了些,我猛的用力一挺,只聽,滋,的一聲,肉棒整根插到底,緊緊被陰戶包套住。龜頭頂住一物,一吸一吮,媚姨痛得咬緊牙根,嘴裡叫了聲:「狠心的……女婿兒……」。只感覺大龜頭碰到了子宮花心,一陣舒暢和快感,由陰戶傳遍全身,好像似飄在雲中,痛、麻、漲、癢、酸、甜,那種滋味實難形容中。



??我把媚姨領入從未有過的妙境裡,林叔叔不曾給過的,她此時感到女婿的肉棒,像一根燒紅的鐵棒一樣插在小穴裡,火熱堅硬,龜頭稜角,塞得陰戶漲滿。媚姨雙手雙腳緊挾纏著我,肥臀往上一挺一挺地迎送,粉臉含春,媚眼半開半閉,嬌聲喘喘,浪聲叫道:「親兒子……肉棒兒子……好美……好舒服……媽要你快動……快……」我眼見媚姨此時之淫媚相,真是勾魂蕩魄,使得我心搖神馳,再加上肉棒被緊小陰戶包住,緊、暖得不動不快,於是大起大落,猛抽狠插,毫不留情,每次抽到頭而插到底,到底時再扭動屁股使龜頭在子宮口旋轉、摩擦,只聽得媚姨浪聲大叫:「啊,親兒子……啊……肉棒兒子……媽……媽美死了,你的大龜頭碰到媽媽的花心了……啊……。」她夢囈般的呻吟不已,我則越越猛,淫水聲「叭滋、叭滋」的響,次次著肉。媚姨被插得欲仙欲死「……呀……親兒子……我的小親親啊……媽可讓你得上天了……啊……乖兒……媽……痛快死了。」我已抽插三百多下,只感覺龜頭一熱,一股熱液襲向龜頭,媚姨嬌喘連連,「寶貝心肝……─肉棒的兒子……媽不行了……媽洩了……。」說完放開雙手雙腳成「大」字形躺在床上,連喘幾口大氣,緊閉雙目休息。我一見媚姨的樣子,起了憐惜之心,忙將陽具抽出,只見媚姨的陰戶不似未插時一條紅縫,於今變成一紅長洞,淫水不停往外流,順著肥臀流在床單上,濕了一大片。



??我躺在一旁,半抱住媚姨,用手輕揉乳房與奶頭,媚姨休息片刻睜開美目,用嬌媚含春的眼光,注視著我。「好女婿,你怎麼這樣厲害,媽媽剛才差點被你弄死了。」



??「媚姨,還要嗎?」



??「哼!真壞!」媚姨又扭過頭去不理我。



??「媚姨,我還要……。」說著用手猛搓奶頭,搓得媚姨嬌軀直扭,小肉穴的淫水似自來水泊泊的流了出來,我一見,也不管媚姨要是不要,猛地翻身伏壓上去,將那粗長的肉棒用手拿著對準她的蜜穴,用力一插到底。「啊!呀!……」



??我猛抽猛插著,一陣興奮的衝刺,大龜頭碰到陰戶底部最敏感的地方,花心猛顫,不由得媚姨兩條粉臂像兩條蛇般的,緊緊纏在我的背上兩條粉腿也緊緊纏在我的腰部,夢囈般的呻吟著,拚命擡高臀部,使陰戶與肉棒貼得更緊密。「呀……親兒子……心肝……寶貝……肉棒的兒子……媽……媽……痛快死了……你……你……要了我的命了─媽……好舒服……美死了……。」



??我耳聽媚姨的浪叫聲,眼見她那姣美的臉上有一種不可言喻的、快感的表情,自己也心花怒放,慾火更熾、頓覺雞巴更形暴漲,抽插得更猛了。每一抽出至洞口,插入時全根到底,再接連旋轉臀部三、五次,使龜頭摩擦子宮口,而小穴內也一吸一吮著大龜頭,而每隨著我一次抽動,媚姨的大奶子都在上下劇烈地蕩動著,我忍不住邊抽插邊搓弄她大奶。「媽……我的親媽─你的小穴吸……吮得我好舒服……我的……龜頭又麻……又癢……媽─我要飛了,我要上天了……我……」我一邊猛插,一邊狂叫。



??媚姨的睡袍原先還穿在身上,蓋住她的大奶子,而隨著我瘋狂地插,瘋狂地搓弄,她的睡袍已全收到了小腹處圈在那裡了,啊,媚姨女兒的挺乳的嫩穴是我的極樂之地,而她的大奶子和流蜜的穴也是我的極樂之地!我更瘋狂了。插啊,搓啊,揉啊,一浪高過一浪。



??媚姨被女婿一陣猛抽狠插,感到小穴內一陣麻、癢、爽傳遍全身,挺起粉臀用陰戶抵緊我的下腹,雙臂雙腿緊緊纏住我的腰背,隨著一起一落的迎送。「好女婿……媽─媽─也要飛了……也被你弄得……上……天─天─了……啊……親兒子你……弄死我了…………我好痛快……我要……洩……洩……了……啊─。」氣喘籲籲,浪叫著。媚姨叫完後,一股陰精直洩而出,



??「好兒子……親兒子……乖肉……心肝……寶貝……媽的小穴被……被你弄……得好─好……痛快……我要被你奸……奸死了……我的心─心肝……─媽小穴生……生出來的……的乖肉。」



??媚姨的淫呼浪叫,更激得我像瘋狂似的,就像野馬馳騁疆場,不顧生死勇往直前、衝鋒陷陣一樣,用足腰力猛抽狠插,一下比一下強,一下比一下狠,汗水濕透全身,時間將近一小時,媚姨被弄得高潮了三、四次之多,全身舒暢,骨酥筋軟,香汗淋漓,嬌喘籲籲:「寶貝……心肝肉……肉棒的兒子……─媽已洩了三、四次了,再……下去……─媽真要被你……死了……你……你就饒……饒了媽……媽吧……快……快射……射給媽媽……吧……媽……媽又洩了……啊─啊……」說罷一股濃濃的淫精噴向龜頭,陰唇一張一合,挾得我也大叫一聲:「媽……我的親媽─小穴的親媽媽─我……我好痛快……我也要……要射……射……了。」被媚姨的淫水一燙,緊跟著陽具暴漲,背脊一陣酸麻,一股燙熱的陽精噴射而出,射得媚姨渾身一抖,緊緊抱住我的腰背,銀牙緊緊咬住我的肩頭,猛挺陰戶,承受那熱而濃的陽精一射之快,媚姨已是氣若遊絲,魂兒飄飄,魄兒渺渺,兩唇相吻,我也摟緊媚姨,猛喘大氣全身壓在媚姨的胴體上,把無數次給她女兒的濃精一股一股不斷地向她體內深處輸去……



??怎麼形容?那最美妙的享受啊,真是:紅光柔柔裙帶松,亂雲飛渡仍從容。天生嶽母仙人穴,無限風光在乳峰。



??被我一個半小時劇烈蹂躪的媚姨,好久,才悠悠轉醒過來。我見媚姨醒過來,看著她那嬌媚無比的樣子,禁不住過去摟著她,肉棒又開始一點一點的硬起來,你知道,一個晚上射一次精對我來說那怎麼夠!現在是初上媚姨,她那迷人嫵媚的樣子,恨不得一個晚上都在跟她做愛!我雖有些累,但又準備第二次了。



??媚姨目光癡滯起來,我道她是太累了,伸手過去輕撫她的大奶子。誰知,媚姨卻推開我的手,捂著自己的臉,哭泣起來。



??我不知所措,忙去摟她,誰知她不但推開我,還狠狠地給我一耳光,打得我臉火辣辣地疼,接著,媚姨發瘋似的打著自己,左一巴掌右一巴掌在自己的俏臉上。邊打邊哭道:「姍姍,媽媽對不起你……媽媽不是人……嗚……」



??我坐在床上怔怔地看,媚姨卻把氣撒向我,邊哭邊道:「你這個男人……嗚……不是人……嗚……他引誘媽媽呀……嗚……嗚……老公……你回來……快回來……嗚……趕走他……嗚……不是人的東西!……嗚……嗚……」



??我聽了背上的汗毛豎起,我死定了!當我不知如何時,她歇斯底里地向我叫道:「滾!……滾!……不要再在我家出現!……嗚……嗚……」



??我狼狽不堪,溜出媚姨的臥室,匆忙穿上自己的衣服,溜回我的宿舍。



??躺在床上,我心有餘季,不知林叔叔什麼時候回來。這下全完了,這不再是從前了。林叔叔待我恩重如山,我卻糟蹋了她妻子,姍姍對我真心實意,我卻蹂躪了她媽媽,媚姨更是拿我當兒子一般呵護,我卻把目光盯在了她的奶子和胯間,我從一個農民、一個大兵到這城市,成為一個市長的女婿,擁有最嬌美的妻子,姍姍可是這個城市的第一美少女啊,我從地上到天上,卻這幹出般事來,我還是人嗎?我還等什麼?等姍姍來罵我嗎?等林叔叔回來修理我嗎?



??我應有自知之明,走吧,銷聲匿跡吧。於是我簡單地打好行李,帶了一些錢,來到汽車站,漫無目的地上了一輛快巴